【香港獨立電影節2011-12】於2011年11月以「獨立焦點-小川紳介」揭開序幕。

小川紳介用十三年時間,收割了電影;再過了這許多年,他的收成今天仍然滋養著香港的觀眾。電影的感染力沒有隨著戲院燈光亮起而消失,而是跟著觀眾一同走出去,再次發芽。我們寄望【香港獨立電影節】不只是一場盛宴,亦理應在社會上有更深遠的影響。

【香港獨立電影節】同時是獨立電影人交流的機會,如今天香港電影工業北移,好像已慢慢忘卻了我們是中國境內最能夠實踐言論自由的地方,第二環節「華人民間電影聯盟」,就是想探討國內外華人社區在主流以外可擔演的角色。我們不是要在現有的市場內鑽孔,不為追求短暫成功,而是希望透過交流,結合創新的力量,拍出更成熟的作品,也首次嘗試民間集資,打破一向由上而下被商業霸權壟斷的製作模式,希望建立一個更趨多元的社會,甚至衍生出一個運動。

在第三環節「獨立世界」,我們會在一月與及三月兩個映期繼續放映來自世界各地具獨立精神的電影。今年的選映作品大都具社會議題,遠至多米尼亞、塞爾維亞…世界各地現正面對的種族議題、青年人苦無出路、選舉,網絡對現代人的影響…種種議題,無不跟我們息息相關,當下在地的事情就是最能夠跟世界接軌的事情。

其實三個環節都在交錯進行著。我們並不是把【香港獨立電影節】以單個項目來對待,而是希望一直延伸討論和創作。就像小川紳介《三里塚第二堡壘的人們》的抗爭者在片末挖掘著一條不知通往何處的隧道:即使這一切最終都無法阻擋成田機場的興建,但這一幕卻深深地印在膠片上,四十年後繼續感動、激勵著後來者。在急功近利的香港,談這些並非一種奢侈,因為在「獨立焦點-小川紳介」環節的短短七個晚上,我們見證到香港有著一班這樣的年青人。

說到底,電影節始終會完,影意志也未必能以此規模長期營運下去,所以我們更要把握時機,把種籽撒開,一起灌溉,總會有收割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