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好一件事,有時候,是急不來的。尤其當我們所致力的,是去培育一種落地生根的文化,而非單單一次個別事件,一場曲終人散的盛事,一次過目即忘的電影節。

日本已故紀錄片大師小川紳介這麼形容過他的影片:「用十三年的時間,收割了電影。」這裡指的收成,不止屬於小川本人或他的團隊,而是拍攝的、被拍攝的,與及觀賞的都能夠從過程和結果當中滋取養分;這裡談的養分,不單是影片得到多少場放映、多少個觀眾、讚好或名利,而是影片為那些參與製作的、當代以至後世觀眾帶來多廣闊、深遠的知性影響,所開拓的視野和思考空間。

今年,由影意志主辦的【香港獨立電影節2011-12】將由往年短短兩星期的映期,申延至超過三個月時間,分三個環節進行,首個重點環節,正是「獨立焦點-小川紳介」的七場放映及兩場座談會。談起小川紳介這個名字,影迷定不會感到陌生,他自60年代開始的「三里塚系列」,直至1986年最後一部長片《牧野村千年物語》,無不是他和拍攝團隊紮根當地、與村民共處多年,甚至自己也親身學會下田以後才最終「收割」得來的成果。其中的拍攝手法、所付出的投入,與及影片由之呈達的紀實風格、人民精神和文化承傳,都是開創先河的示範,亦成為日本以至世界紀錄片史上不容置疑的里程碑。

儘管小川紳介留下了十多部如此彌足珍貴的作品,它們在港的公開放映卻少之又少,最近一次已是1993年的事,其影碟亦從來未有發行,即使是資深影迷也難得一睹。而縱然這些影片所紀錄的是日本三十多年前的社會面貌,其中體現的普遍價值和意義,卻更值得讓我們在此時、此地的社會氛圍下一再細味與申張,一同思考影像以至生活當中更多的可能性,同時鼓勵影像創作者為社會現況留下更自發、獨立的顯像和探索。

同時,我們深信,一場成功的電影節,所成就的絕不應止於眼前回報;常說香港事事過於急進,談成效也就離不開速度,但我們不一定要這樣子,也不需要這樣子。要營造具深度、可延續的創作和賞晰土壤,需時非一朝一夕,那就讓我們放慢來,也放眼於更長遠的、能夠與所有人共享的收成。

就讓我們從小川紳介的遺產開始,不急不躁,一同開展收割的季節。